偶然,日常的微小出軌——濱口竜介談《偶然與想像》

偶然,日常的微小出軌——濱口竜介談《偶然與想像》

作者BIOS monthly
日期18.11.2021

「偶然」似一隻透明的獸,來無影去無蹤。當人們瞥見想指認,牠就會瞬間融入環境,變成生活,化成命運之輪——濱口竜介卻成功捕獲了它。

寫實的萍水相逢間,《偶然與想像》捉住「偶然」這種在生活中透明無色無味的況味,它搔首弄姿,撩撥未知的想像。以三段皆由偶然引發騷動與幻象的故事,串起整部電影,《偶然與想像》被譽為  2021 年柏林影展競賽片中最美的一部電影,榮獲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銀熊獎。今年四十二歲的濱口竜介,已成為此世代影迷們最期待的作者導演之一。

有關新作《偶然與想像》,日本文化廳錄製了一段訪談,由東昊獨家授權 BIOS monthly 刊登,濱口竜介在此分享此次作品以短片成型的原因,以及他對「偶然」的想法。

IMAGE

濱口竜介的電影善於掌握群戲,在複數對談中讓故事多軌並行,在訴說與聆聽之間,放大日常生活中普遍的關係,接著緩緩偏移超出普通關係。他曾說自己是因為不擅長拍攝壯觀場面,因此著手撿拾生活的細屑。《偶然與想像》也拾到了生命中微小的出軌,描繪這些偶然行為搖晃著日常的——日常。

電影的三段故事分別為:〈魔法(也比不上的虛幻)〉、〈敞開的大門〉與〈再一次〉。每一段四十分鐘的故事,順流角色大量對白,使觀者沉浸當下投射自我,延伸進入情慾、踰矩等想像地帶。

〈魔法(也比不上的虛幻)〉開場於計程車上漫長的閨蜜對話,在傾聽中,女主角發現好友口中熱戀的渣男對象,竟也曾和自己牽扯不斷。被點燃的牽掛按捺不住,女主角在衝動下找上渣男對質。

IMAGE

〈魔法(也比不上的虛幻)〉由古川琴音、中島步、玄里主演。

〈敞開的大門〉描述已婚的女大生協助偷情對象報仇,勾搭一位她也有好感的文學教授。研究室的門常開,像是歡迎著學生進來求學,也暗示著空間的明亮流通,不容超越師生的曖昧灰色地帶。直到女主角闖入誘惑。

IMAGE

〈敞開的大門〉由澀川清彥、
森郁月、
甲斐翔真主演。

〈再一次〉則是因為電腦病毒爆發,過去的事情都不再能透過社交軟體或電子信箱確認真偽。在這個前提下,一名中年女子與學生時期的愛戀對象重逢,中途才發現記憶與當下出了差錯,卻又決定順應錯誤,延伸互相扮演記憶中另一身份的詭異處境。

IMAGE

〈再一次〉裡的占部房子、
河井青葉。

沿襲濱口竜介風格,從瑣碎的對話起始,出乎意料的觸發,角色們做出看似錯誤或超出常軌的行為,卻若有似無地抓到魔法般的真實,與錯誤的人、陌生人或在誤解中,遇到珍貴的時刻——意外地被理解、被愛的處境。苦苦追求也求不得的關係,卻在偶然中摩擦冒出火光。

濱口竜介說「偶然」一直是他感興趣的主題。這部電影的前提是,把「偶然」跟幾乎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,當成世界的本質,而不是將編導所建構的敘事建立在現實上。以下為他的訪談影片及文字紀錄:

關於被提名的感想——

濱口:我很開心,衷心感謝。這種呈現方式不是那麼常見,它像是多段式電影,而不是「一部」劇情長片。它也不是一部高預算電影,所以我很開心我的作品獲得了提名,給了我很大的鼓勵。

關於短篇的概念——

濱口:2018 年,《睡著也好醒來也罷》在法國上映,當時我有機會作一場特別放映,並有機會與雪美蓮聊了一下。她是香港的著名剪接師,也是侯麥的剪接師。

她說對侯麥而言,短片創作是非常基本的,拍攝短片既是為下一部長片做好準備,也是對至今拍過的長片的一種反思。侯麥透過拍攝短片,取得與長片創作之間的平衡,為了能在長片作品中充分發揮實力,他會先拍攝實驗性質的短片。

一直以來,我都有以短片創作,短片在目前的電影發行機制中,尤其是在日本,找不到出路。因此對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而言,拍短片的目的有些曖眛不明,而若能將短片,集結成具有長片長度的電影,這不僅能維持演員和幕後人員的動力,也能成為一種電影的形式。這是我決定要創作多段式電影的最初想法。

關於「偶然」——

濱口:這當中確實有受到侯麥影響的地方,我也想創作以「偶然」為命題的作品。關於偶然,我已經構思了一些東西,並有不少想法,其中有三個,我使用在這次的電影中。因為「偶然」就是這次的片名,我覺得我得以訴說一個從未有機會說出的故事。

偶然是非常難處理的主題,把偶然放進故事中難免流於刻意唐突,在劇本寫作時,會刻意避開「偶然」的發展,或是讓情節發展看起來不像是偶然。然而,「偶然」在日常生活中算是很常見,我們都曾經歷過。這也就是我想要拍攝的原因。這次直接把偶然放進片名且當成創作主題,讓我可以自由發揮。一開始,我有七個關於偶然的故事,而我也打算把《偶然與想像》發展成七部電影系列作。

我現在四十二歲。我希望能在五十歲之前拍完。

關於選角——

濱口:其中一個我喜歡短片呈現方式的原因是,它的演員不用多。代表在選角的時候有更大的自由度,也會有機會與不同的人一起工作,或是自己一直想要合作的對象。因此就這點來說拍短片是個不錯的方式。

想說的話——

濱口:每一個段落大約四十分鐘,都很容易入口。我想你可能有很多其他電影要看、或是你覺得疲倦只打算看其中一段,其實最後卻能很快看完三段。《偶然與想像》正是有著如此樂趣的電影,由衷希望大家能來看這部片。

濱口訪談中提到的侯麥影響,可見於《偶然與想像》的長鏡頭、大量對白,追溯回侯麥的作品,1995 年《人約巴黎》(Les rendez-vous de Paris)便已以「偶然」作為主題,描述三段發生在巴黎的愛情小品。從主題到短片結構,《偶然與想像》都有向侯麥致敬的意味。

濱口曾說,人們時常在日常生活中,像在表演一般地扮演自己,因此,當演員要在電影作品中詮釋角色的日常時,必須要成為角色本身,再由該角色來扮演自己、或他人。在《Happy Hour》與素人演員工作時,他要求演員不帶情感地不斷重複文本,直到他們都消化成為角色,這種獨特的工作方式,大大輔助了演員成為角色,而不是「演」角色。

演員必須要以一種,看起來他實際上是角色的一部分——的方式,來揭露自己。濱口竜介說,這種時候魔法才會發生。

《偶然與想像》還只是七分之三的偶然,全球影迷們已在期盼,接續完成後,七段破碎的偶然,或許將能映照某種生命全貌。 

 

偶然與想像
上映時間|2021. 11. 26
詳細資訊請洽東昊影業粉絲專頁

#偶然與想像 #濱口竜介

BIOS 通訊,佛系電子報

撰稿廖昀靖
資料提供東昊影業
責任編輯溫若涵

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