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結果

閱讀
兒童煩惱諮詢專線只到下午 5 點,但想殺死媽媽的時間都在半夜──《身為守護者的少年們》
兒童煩惱諮詢專線只到下午 5 點,但想殺死媽媽的時間都在半夜──《身為守護者的少年們》
05.03.2024
吳明益讀土門拳《生與死》:所謂的攝影師精神,是否脫離不了冷酷無情?
吳明益讀土門拳《生與死》:所謂的攝影師精神,是否脫離不了冷酷無情?
04.29.2024
布魯塞爾的雨下得跟台北一模一樣──專訪林禹瑄,詩和遠方的告別式
布魯塞爾的雨下得跟台北一模一樣──專訪林禹瑄,詩和遠方的告別式
04.17.2024
莫妮卡和錢德結婚那一天,我人住在康復中心裡──馬修派瑞《朋友、戀人與最糟糕的事》
莫妮卡和錢德結婚那一天,我人住在康復中心裡──馬修派瑞《朋友、戀人與最糟糕的事》
04.09.2024
傷害發生之後,我將一輩子只有十四歲了──Vanessa Springora《同意》
傷害發生之後,我將一輩子只有十四歲了──Vanessa Springora《同意》
04.09.2024
在《魔戒》版權開放的年代,回看台灣最初的《魔戒》中譯本
在《魔戒》版權開放的年代,回看台灣最初的《魔戒》中譯本
03.11.2024
當死刑犯要我用結婚交換她的故事──專訪胡慕情《一位女性殺人犯的素描》
當死刑犯要我用結婚交換她的故事──專訪胡慕情《一位女性殺人犯的素描》
03.01.2024
吃他媽的千憂解寫他媽的詩──專訪陳黎
吃他媽的千憂解寫他媽的詩──專訪陳黎
02.21.2024
裹上漂亮的包裝紙,這個社會看起來好像就很多元──張維中讀朝井遼《正欲》
裹上漂亮的包裝紙,這個社會看起來好像就很多元──張維中讀朝井遼《正欲》
01.30.2024
王計兵,一名外送員 15 萬公里的日常, 與他的 4000 首詩
王計兵,一名外送員 15 萬公里的日常, 與他的 4000 首詩
01.30.2024
當一位俄羅斯人說:「普丁不就是逼我們去死。」──黃麗如讀《我深愛的國家》
當一位俄羅斯人說:「普丁不就是逼我們去死。」──黃麗如讀《我深愛的國家》
01.22.2024
再見了,SOURCE 書系──11 年,34 部作品,一位設計師的精神與養成
再見了,SOURCE 書系──11 年,34 部作品,一位設計師的精神與養成
01.17.2024
畫一個兩津勘吉式的約砲故事──專訪漫畫家穀子:搞笑,是為了陪大家一起悲傷
畫一個兩津勘吉式的約砲故事──專訪漫畫家穀子:搞笑,是為了陪大家一起悲傷
01.05.2024
我有一個小問題|洪沛澤:我是一隻間諜企鵝嗎?
我有一個小問題|洪沛澤:我是一隻間諜企鵝嗎?
01.03.2024
【年末聊聊】吳浩瑋 ⇄ 李姿穎 Abby Lee,寫作是在對恨著的自己說:請你愛我
【年末聊聊】吳浩瑋 ⇄ 李姿穎 Abby Lee,寫作是在對恨著的自己說:請你愛我
12.19.2023
【年末聊聊】廖昀靖 ⇄ 廖瞇:一邊質疑「寫這個有用嗎?」,但同時想寫
【年末聊聊】廖昀靖 ⇄ 廖瞇:一邊質疑「寫這個有用嗎?」,但同時想寫
12.19.2023
恨,被分配的冬天,與一次性的逃逸── 蕭詒徽讀班宇《冬泳》
恨,被分配的冬天,與一次性的逃逸── 蕭詒徽讀班宇《冬泳》
12.05.2023
私人造訪・葉儀萱|變美是一件無止境的事,那寫作呢?
私人造訪・葉儀萱|變美是一件無止境的事,那寫作呢?
11.28.2023
私人造訪・胡靖|曾經在音樂班丟失的生活,幸好現在找回來了
私人造訪・胡靖|曾經在音樂班丟失的生活,幸好現在找回來了
10.27.2023
私人造訪・熊一蘋|在台北談那樣的台南,與異男談那樣的異男
私人造訪・熊一蘋|在台北談那樣的台南,與異男談那樣的異男
10.26.2023
憑什麼不痛苦?專訪宋文郁
憑什麼不痛苦?專訪宋文郁
10.16.2023
道歉 ISSUE|陳昭如・原諒不是被害人的道德責任
道歉 ISSUE|陳昭如・原諒不是被害人的道德責任
09.25.2023
道歉 ISSUE|張亦絢・從基隆中學的高中生事件談「道歉的靈魂」
道歉 ISSUE|張亦絢・從基隆中學的高中生事件談「道歉的靈魂」
09.25.2023
小時候是 2000 後|還不懂《海角七號》那句「我操你媽的台北!」的我的童年 ft. 廖育湘
小時候是 2000 後|還不懂《海角七號》那句「我操你媽的台北!」的我的童年 ft. 廖育湘
09.15.2023